11月10号,我和女朋友小卤参加了今年的南京马拉松。我们两个都是第一次站在全程马拉松的赛道上。

完赛之后,小卤提出用提问的形式来回忆这次奔跑历程。我们交替着提出问题,然后分别集中作答,最终整理成了这样的「问 & 答」: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记者在就马拉松和跑步采访。


什么时候产生了跑全马的念头?

:在即刻上看到安纳金晒马拉松照片的时候,感受到了马拉松的无限可能——一个周游世界的契机。
卤隼:我是赛事驱动型的人,对比赛地点有足够的兴趣才会考虑参加,因为半马结束后一直没有什么特别想参与的赛事,所以迟迟没有去冲击全马。还有因为半马跑得非常轻松,信了能跑半马就能跑全马的邪。

你觉得马拉松对你来说是什么?

卤隼:探索身体极限的过程,也是和自己的一场对话。
:想尝试一下累到无法继续跑步的体验。

你更看重长跑对身体的影响还是精神的影响?

:对精神的影响,每一次对身体有挑战的长跑更多的是和意志的较量。
卤隼:我也觉得是精神,跑步的过程同时也是精神修复的过程。

从开始跑步以来,对你影响比较大的人或事?

:即刻的宋指和安纳金对我影响很大,每次看到他们参与全球各地的赛事都会热血沸腾;还有小卤,直接推动了我在现实中参加马拉松。
卤隼:我反倒是发现了陌生人「加油」的力量:当时准备半马的时候在公园里跑步,跑的人也很多,大家来来回回就会打个照面,有一次跟一个大叔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突然喊了句「小姑娘加油!」突然就觉得自己丹田升起一口热气!更有劲头了!

跑之前最担心的事情是什么?

:心脏打麻将。
卤隼:哈哈哈半道猝死。虽然概率很低很低,但还是担心嗝屁。所以贯彻了生命第一,量力而行的基本方针。

开跑之前(存衣之后)感觉怎么样?

:围观身边的强者们摩拳擦掌,心里倒没有紧张的感觉(本来以为会的)。一是在距离和速度上都没设立目标;二是马拉松距离太长了,很难把它和竞技(以及竞技的衍生物:紧张)关联起来。
卤隼:『新世界的大门就要开启了!』
『这……就是强者的世界么?』
『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洗手间』
『强者们联合起来给灌木施肥』🙂

跑步过程中的心态是怎么变化的?

:开始的时候信心满满,一路高歌猛进,心想「 马拉松不过如此」;

到了 18 千米左右,突然间每抬起一次大腿就伴随着一次酸痛。这时担心占据了内心,因为这种痛觉之前跑步从来没感受过;

后来,爬坡终于快结束,全程和半程的跑者开始分道。到了湖边的时候,小腿和脚板开始痛了。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原来我们还剩一半的路没跑呢。这个时心理有些畏惧和退缩,每跑一阵都会想象剩下 20 千米是多么的遥远;

再后来进入了走走停停阶段,每个补给点都是救赎。安慰卤隼、也是安慰自己说:「我们已经突破自我啦」。

最后是纯粹的快走,眼前的画面重新河西起来。因为关门前肯定能完赛,心情很放松,有更多的时间感受路过的风和行人。

卤隼:「怀疑-放松-紧张-自信」←在这几种状态中循环。

哪种感官在跑步过程中占比最大?

卤隼:触觉吧。
:听觉。跑步过程中很难集中注意力观察什么,耳朵倒是占据了主导。如果戴着耳机跑,整个世界就切换了。

有没有捕捉到肌肉怎样慢慢疲劳的?

卤隼:几个上下坡之后,肌肉察觉了!
:肌肉和心态变化基本是同步的,详见上文。

觉得装备和补给的作用大吗?

:挺大的,喝完能量胶感觉大脑变得更清醒,甚至腿也不疼了。
卤隼:跑半马的时候我只喝了水和运动饮料,穿的鞋也是普通运动鞋。这次补给方面准备了能量胶和盐丸,进入上坡之后明显感觉需要一些能量了,某种程度上还有些安慰剂的功效吧。

跑步的同时你在做什么?想什么?

卤隼:听歌,开了 KEEP 记录路线。

但是 KEEP 距离的记录渐渐与实际产生偏差,耳机里说 20 公里的时候其实才到 18,这个偏差值带来了比较糟糕的心理落差。

每一次长跑过程中想的事情都是很多很复杂,但跑完就忘,难以展开。
题外话是 QCY 的耳机真的质量和续航都很过硬,应该能有接近七个小时的续航能力吧,性价比吊打之前用的捷波朗。

:以前跑步我也会带耳机听歌,跑马拉松的时候由于AirPods 神秘失踪了(一个倒下的 flag),所以没有听。但是发现其实专注于风景和跑步本身也是不错的体验。

跑步的时候耳边听着的是什么?有什么感想呢?

:群众的鼓励;风吹过树叶的声音。感觉自己和这座城市接通了。

卤隼:一开始是网易云音乐和 KEEP 合作的跑步 FM,不过它好像默认播放了之前下载的离线歌单,充斥着大量日本女团的歌曲,节奏轻快,风格可爱,入不了脑,也刺激不了神经。

不过进中华门的时候开始播放一首慷慨激昂的中国风乐曲,时间点掐得很准,很振奋。

最后阶段我换了自己的歌单,虽然歌很棒,但是跑不动了,有点浪费。
我个人的跑步推荐音乐:泽野·大事必备·弘之,西川·摇头晃脑·贵教。🤭

身边的跑者有对你产生影响吗?

:鼓励的作用很大。大家一起加油奔跑,自己也多出了很多干劲。但是到了后半程,看到同行的大家不少开始走路了,对我们的跑步也有一定的消极作用。
卤隼:前期因为有跑者要冲成绩,就会有超越,一些身体上的接触在所难免,引起暴躁。半马的选手离开之后赛道舒适了许多,感觉身边的人也一直就那么几个没变过。

哪些跑者令你印象深刻?

:老年跑者,运动和年轻的关联度在我看来是很高的。所以看到老年人参与极限运动总是很感动。

卤隼:等待起跑时前面有几个穿着中国老兵T恤的大龄跑者,其中一个头发半白,牛仔短裤,俩屁股兜裤里一边一手机,挂个链别皮带上,红色内裤微露,袜子颜色不一。视觉冲击极强。

十公里左右遇到一个推着婴儿车跑的奶爸,他和婴儿车里的娃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

不到四十公里的地方遇到一个负重 40 斤,2020 年冬奥会前跑 100 场,南马是第 87 场的爷爷,在 30 后半部分将我们超越。

有注意到什么有意思的服饰吗?

卤隼:有 cos 坂田银时(「银魂」)、无脸人(「千与千寻」)的跑者参与其中,虽然一开始从后面以为 cos 无脸人的妹子是修女哈哈哈。

还有人在官方T上印字:「不如算了」。真是灵魂好提议。

:我也觉得不如算了 :D

整个跑步过程最喜欢哪一段?

:开始的时候和前半段进入绿化带的时候。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线」,能感受到一股积极的力量在空气中流动;进入绿化密集区之后,风景特别美。
卤隼:嗯,城墙内的部分基本都很喜欢,在山里爬坡虽然很痛苦但是架不住景色好啊。

围观的市民让你印象深刻吗?

:深刻,有很多时候感觉自己的力量在慢慢散失,这时身边传来的「加油」声能让肌肉快速恢复活力。印象很深的是,一位大叔恰好路过天桥,对着我们大喊「加油加油」。

卤隼:因为绝大部分时间跟围观群众距离太远了,所以感受到的群众鼓舞很有限。

前期还有各区的大爷大妈敲锣打鼓,繁华地段人群也是里三层外三层,坡道开始由于地理原因人开始变少,和半马的参赛选手分道之后,身边的人和围观群众同时经历了数量上的锐减。

后期因为跑者已经不多了,所以会固定解封一些斑马线让行人通行,有个妈妈过马路的时候跟女儿说:

「快点走,不要妨碍到运动员们。」

已经陷入步行状态中的我当时听到这句话后感到了惭愧。

还有从玄武门出来之后,隔着老远看到有特别多的观众和安保人员,不知为何总觉得像是全村父老乡亲来接我出狱。┌(┌ 、ン、)┐

整个过程中印象最深刻的是?

:前半程一直在感叹,南京的绿化真好啊。平时身边的树木也不算少,但切切实实地穿过一长串绿色依旧美妙。
卤隼:赛道方面,最深刻的就是频繁的高强度上下坡;其他方面就是每五十米就有一个志愿者,而且会向选手比出大拇指,很可爱。同行的跑者中有专业医疗跑者,在他们身边跑就特别安心。

是什么支撑你到达终点呢?

:一部分是意志力,尤其是途中最瓶颈的时候,心里真的强烈地想要放弃;另一部分是完赛的愿望,都来到这里了,不跑完心里总会有一个坎儿。
卤隼:主要是笑主任笔者的陪伴!最后阶段(我自主命名为:小美人鱼初上岸阶段)没看到配速员出现在视野范围内就比较安心了,想着最后就这么点了我走也能走完!


跑完后最想做的事情?

:躺在草坪上,吹风。

卤隼:温泉大浴场走起!

因为有半马之后泡了温泉第二天活蹦乱跳的经验,所以特别相信泡澡对恢复的作用。

但我的提议被笑主任无情拒绝了。(凝视)

之后我当了三天残废的平凡上班族。

赛后是如何恢复正常的?

:疯狂进食和充足的睡眠,用了四天才完全恢复。

卤隼:跑完之后三天,本平凡上班族减持了三个原则不动摇:

一、能坐车绝不步行。
心安理得坐在老弱病残专座上,上下车都要死死拽住扶手,防止自己脚下一软跌倒。

二、坐电梯不走楼梯。
但非常遗憾居住地和公司都没有这个条件,于是学会了侧身半抱栏杆下楼。

三、减少坐下站起的频率。
感觉每一次坐下都是把自己摔在椅子/马桶上。

实际跑马拉松和跑之前的想象有什么不一样?

:比想象中累很多,主要是对腿部肌肉的考验。

卤隼:我也没想到腿部肌肉和足底的疼痛这么厉害,想象中最后会是整体性的虚脱,但其实上下半身感觉比较割裂,简单来说就是:

心肺:我可以。

腿脚:我不行。

纠其原因还是跑量不够,准备不够充分。

跑全马和半马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卤隼:更长(废话)。

和半马选手分道扬镳之后,旁边有跑者不屑,「半马有什么,现在才刚刚开始呢」,我非常赞成后半句。现在回想起雨天全程无停的仙台半马之后自己还能乱窜半天才回酒店休息。这次长度增加一倍,就当了三天废人。

真是煎熬啊。(实话)

跑 5.4公里和 42.195 公里有什么区别呢?

:全程马拉松之前最远跑了 15 公里。比较正式的一次是「蒸蒸日上」的新年跑 5.4公里,配速比较快,心肺先于肌肉感到疲劳;马拉松的话,最后跑不动是因为腿累了。区别蛮大的。

跑完全马有没有什么收获/成长?

卤隼:收获一次冲击身体极限的经历。
:精神受到不少鼓舞,感觉连马拉松都跑下来了,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坚持呢。

有没有什么遗憾?

:没有全程跑着完赛。
卤隼:步行完赛是其一,还有就是赛前理发理太短,扎不起来的碎发乱飞碍事,加上目前头发颜色分界明显,形象上非常糟糕。被捕捉到的照片简直是大型灾难现场,而且在我的衬托下笑主任愈发英俊了。(

你觉得全马之前应该做的最关键的准备是?

:积累跑量,有规划的练习。(否则就当做纯粹的精神之旅吧。)
卤隼:学习笑主任保持良好心态,没有准备也丝毫不慌。

展开讲讲你的跑马经验

:了解自己的身体,跑步时有明确的配速目标或者预期。
卤隼:准备有绝对的必要,量力而行,参与就是胜利

全马是否是一件『可以,但没必要』的事情?

卤隼:我觉得是的。全马这个距离还是超越了“适度”的范围,是去冲击「极限」的。
:我们的身体花了很多天来恢复(补:小卤后来膝盖还疼了一段时间),这是一项极其伤害肌肉的运动,所以没有必要。

跑步是不是你最佳的运动选择?

:好像是的,不需要器械,还可以随意选择喜欢的场地,对力量没有要求。

卤隼:(斩钉截铁)不是。我现阶段更爱健身环大冒险哈哈哈。

我更倾向于变化丰富,相对慢跑更加剧烈的项目,比如拳击和尊巴。

以及跑马结束后秋膘疯狂上身的我迫切需要高强度低间歇的运动来减脂(笑不出来)。

如果可以选择,你喜欢晨跑还是夜跑?

卤隼:晨跑。因为白天可以捕捉到大量环境中的光影色彩变化,心情会更好。
:我更喜欢夜跑。夜里周围的环境对自己的视觉影响更少,这样能更专注于跑步;安静的氛围可以让我更冷静地面对自己。

之后是否还会继续坚持长跑?有没有小目标?

:会。目标是 5 公里跑得更快,20 公里更轻松。
卤隼:平时跑步大概会以 5-10 公里为宜,维持健康、调节情绪吧;参赛的话,短期内还是以半马为上限,因为跑得轻松愉悦负担小。

你觉得南马赛道的规划如何?

卤隼:美景主要集中在前半程,城墙内的部分非常美好,即使被上下坡狠狠虐也心甘情愿,但是出了城墙之后景色逐渐乏善可陈,视觉和身体都开始疲劳。这么看的话跑半马绝对是极度舒适的选择。
:嗯,总体而言非常棒,最值得看的湖光山色都占到了。从颇具奥运色彩的奥体中心出发,穿过最繁华的市中心新街口,再到钟山风景区爬上爬下……最后再回到奥体中心,「 有始有终」了。全程凭着绿树和高架桥的荫蔽,暴露在阳光下的时间也不多。没跑到的城北边权当被仙林半程马拉松承包了。

你想怎么设计南马跑道?

:路过玄武湖的部分多一些,坡道缓一些。
卤隼:如果能够沿着长江或者秦淮河跑的话感觉会很惬意吧。

有没有重新认识南京这座城市?

:亲自跑过半个南京之后,对各大地标的距离有了具体而深刻的感知。
卤隼:换了一个角度去认识,但总体上还是走马观花。深深感到这么好的资源应该发展得更好啊南京!

你理想中的跑马环境是什么样的?

:风景优美,空气清新,绿树成荫,没有坡道。
卤隼:自然风景历史人文风景更多,而不是没有感情的现代城市建设占据主导。

如果要增加跑马拉松的难度,你会从哪方面下手?

:地理。不同的地形难度各异,景色的差异会让比赛更有意思。
卤隼:我也是,就像之前提到的我希望在更自然的环境中跑步,可能会希望跑一跑开发比较少的,约束比较少的地方。但更加丰富的自然环境也意味着身体适应能力要更加出众。

一个人跑步和两个人跑的区别?

:不会感觉无聊,每看一次小卤都是一次充电。
卤隼:两个人一起跑全马,两个人都做好准备的同时还需要全程互相体谅,支持。因为身体状态精力有差异,所以维持同调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跑完全马的人很多,但是一起完成全程马拉松的情侣应该不多吧,等于跑了8个情侣跑,可以炫耀。

对方让你印象深刻的事情?

:即使大腿剧痛也坚持完赛!
卤隼:我将大面积梧桐落叶被大风从马路一侧吹到另一侧的景象称为:树叶过马路。

亲友对完赛的评价/反应?

:因为没有提前告知,晒奖牌的时候,长辈惊讶大于惊喜,叮嘱了很多常识中的跑后护理措施,以及跑后的几天里在家人群里转发讲过度运动的危害的文章🙃。

卤隼:事前没有告诉家里人我参赛。不过我爸通过“微信运动”里我超过 60000 的步数推理出了我跑马的事实,但已经太晚了(不)

评价基本上都是太厉害了吧,不过父母还是觉得还是要慎重选择全马。

几周后,外婆在家人群里艾特我看:《女人这部位天生有缺陷,不知道就悲剧了!作为骨科医生我必须告诉所有女性真相!》

你会不会安利别人去跑马?

卤隼:跑步可能不挑人,但跑马拉松却并不适合每一个人。我不会随便号召大家都参与其中。如果真正在跑步中体会到了快乐,也想要参与赛事感受氛围,那么就试试吧。
:可能会这样说:「跑过一次马拉松,你眼前的世界就不一样了」。体验第一。

是否认同「人生就是马拉松」这样的比喻?

:不认同,人生不该越跑越累。
卤隼:而且人生可比马拉松复杂多了呢,不要因为马拉松漫长就把它跟人生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