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盲目地无理由地信任黑暗,不是用于隐喻的、在文学作品里形容人类内心的「黑暗」、而是物理世界的确实存在的那种:夜晚,关上灯可以轻松得到的无光线状态。

长辈的床头总会放置一个强光的手电筒,起夜的时候先打开来探照一下环境,找到灯的开关位置,确认不会被地上奇怪的障碍物绊倒后,最后安心地召唤光明。

而我选择相信黑暗,不需要手电筒。感性思维运作时,我觉得它不会无缘无故伤害我,并且在这个方面仅进行感性思考。这是不是不畏惧黑暗呢?「未知的东西能最大限度地刺激恐惧感」这个规律适用于所有人类。我很愿意在光明坦荡的大道上昂首前行。可因为光太有限了,比起庞大的黑暗,它只能照亮一个小小角落。那些光没有照到的地方,有概率蛰伏着的恶魔是我所担心的。更致命的是,一旦打开了手电筒,自己的位置暴露无遗。所以恰恰相反,是不够勇敢,才会选择相信黑暗向人陈述的这套叙事,并且假意无畏地拥抱它。